君醉念

#【宣群】阴阳百鬼
黄昏之时,阴阳之交。
魑魅魍魉,百鬼夜行。

    在人与妖共存的年代,平安京内有着一名拥有强大力量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他为了维护人与妖之间的平衡而努力着,同时也结识了几个可靠的伙伴和各种各样的妖怪。在与八岐大蛇的战斗中,也获得了许多强力的辅助式神战斗的武器,这便是“御魂”。
    本寮国际三禁,一旦发现便会清理。不禁半白,对于刚刚入圈但是是认真想要语C的人,式神们都会很宽容,群文件内有洗白手册可自行查阅,如若还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私聊管理晴明,能够帮助你的绝对不会藏私。
    寮中式神或者阴阳师若是想要称号,可私聊管理或者寮主告知,若是没有想好,则由管理组暂时决定,以后若是想到了也可私聊管理和寮主。
  .本寮分为两个庭院(即水群和戏群),一个是平时娱乐所用,进入此庭院无需审核,可供水聊,可发图,但禁黄豆,表情,言表适量。不允许刷图,撕逼等现象存在。一个则是工作讨论之用,进入此庭院需要提交自戏(字数随意但需质量)由管理审核,身份通过后方可进入。但若是重大的开戏,此庭院则会暂时开放,待开戏结束后再请未通过审核的成员暂时离开。
暂:
1.上皮可弃套,也可不弃,但崩皮或者水聊一定带套。
2.可觉醒、皮肤、性转,同时开御魂拟人与武器拟物。接受私设但拒绝过度私设和ooc。
3.本阴阳寮无强制CP,撩到谁都算你的。(本寮已有CP的人会在群公告中公告。)
4.自戏可自截图上传到相册,也可以编辑成doc.格式上传到群文件中。
5..不定期开戏或者交戏。
6.关爱孤寡老人。

#来自络新妇的欢迎

白嫩手指插入人心脏五指一弯掏出血肉模糊一团儿肉球塞入口中咀嚼面色享受。举至眼前凝视指尖殷红滑落鲜血勾唇轻笑,伸舌舔舐舌尖一卷将血滴勾入口中。随意将依旧带有血丝的手指在面前尸体衣服上擦拭后蜘蛛长腿缓步规律前行行至蛛网缠绕包裹之处,拍拍蛛网织成的茧让其散去一部分露出里面男人头颅。抬眸红瞳望向对面颤抖着的人轻启唇舌齿碰触间声线温柔:
『大人您瞧,妾身这般…美吗?』

#来自魔蛙(拟人)的欢迎
无奈地看着装睡的兔子将不远处的花朵收入手中。
“小兔子可是要懒死的哟”
手上一扣一环地编织起来。耳朵微动,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将熟睡的兔子小心抱在怀里,靠着树干慢慢起身。察觉到停在花丛边界的脚步,脚尖轻点,出现在来人面前。微微屈身,将一精巧花环递过去
“在下主人的一点心意,见笑了”
抬眸直视来人,指着不远处的晴明宅邸,笑道:“主人还说,愿我寮成为您的栖身之处”

欢迎加入阴阳百鬼【水】,群号码:618429619

【明唐】君意离别(叁)

陆意别x唐君离

文笔不好求轻喷。

上文链接

————————————



是啊,又见面了。

        唐君离看着那张帅气的脸,明教已经摘下了兜帽,眉下的眼里盈满了笑意。

“……”他选择转身就走。

        陆意别也没想到还能遇见这个小唐门,只是进城后四处晃晃瞧瞧也能看见他,脚就不自觉地走到了唐门面前,可他没想到这个唐门见到他第一反应就是离开。陆意别好笑地摇摇头,跟上了唐门。

“可是第一次来这大漠?我对大漠也是熟悉,不如由我带你去玩玩?”

“你要是真这么闲,就自己去多看点书,免得再乱用成语惹出笑话。”唐君离总觉得这个人跟着自己又要倒霉,瞥了他一眼,加快了步子回客栈。

         陆意别见他加快脚步,笑眯眯地跟上,路上还是少不了叽里呱啦,但那诡异的发音让唐君离实在想打人。

         终于到了客栈吧,这人还是跟着自己,唐君离停了脚步转身看他,明教则耸了耸肩一幅无辜样。

“我的客栈也是这家。”

“……”唐君离不理他,自个抬脚走进客栈,回了房间。

是夜。

         夜里的边城是寂寞的,孤独得只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唐君离穿了身夜行衣,潜在夜色中跟踪着前方那个飘忽的身影,转了数个巷口后,那个人飞身踩上了一家屋顶,他将屋顶的一块瓦片揭开,伸手进去拿出个鸟笼来。藏在屋檐下的唐君离顿时明了这个人不过是个幌子,看着那个人在信鸽腿上绑了纸条,放飞了信鸽。唐君离也不慌,只是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放飞信鸽时李焰一直在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待那信鸽终于飞出去后他已是暗自舒了口气,转身察看一番没感受到异样后便接里跃下屋顶,落至地面时迅速握紧手中精巧的匕首,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放下心来站起身,却听到滴答一声,像水砸在地面上的声音,可这大漠哪来的雨水?脖颈上蓦地一凉,李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是谁……?

         唐君离其实一直隐在黑暗中——唐家堡的暗杀术出神入化,隐于黑暗中是每个刺客是必须学会的,那暗探飞下屋顶时他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匕首,等暗探落地时抬手寒光一闪便结束了他的生命。鲜血顺着匕首上的血槽滴落,滴答滴答。唐君离随意扯了一角衣料将匕首擦了擦,转身便施展轻功向城门外奔去,却没想到,黑暗中还隐藏着另一个人的身影。

出来走走也能遇见你,这就是缘吧。

        陆意别摸着下巴从角落里走出来,路过尸体是低头看了一眼。暗探的脸上残留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惊愕,愤怒和后悔。脖颈上一道红痕若隐若现,血液的不断沁出,血色更加深沉,相信不久后血液便会喷薄而出。陆意别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有些沸腾。

多么美丽的杀人方式啊。

         唐君离赶到城门时任务目标正骑着马向大漠深处狂奔,马蹄声渐渐微弱,唐君离反手便轻松取下别在背上的千机匣,他抬手举起千机匣调整方向便接连发射出两道箭矢破空而去。

马上的人轰然坠地。

        回到房间时月亮已经当顶,温度的急剧下降让唐君离有些咋舌,光知道大漠日间与夜晚气温相差大,却不知白日里热成蒸笼的气温,晚上却这么冷。带着一身冷气推门进屋,却在看到床边坐着个人时悄然将匕首握紧。那人听见声响便将头转了过来,投向唐门的目光深邃。当他转过头时唐君离看清了他的样子,不知为何竟觉得没有危险,匕首还是紧握着,只是心中却是放松了几分。

是那个明教。

        陆意别看着唐君离走进来也不慌,目光投向他,见他似乎有些放松下来,心中更觉满意。

“你到这干嘛”

“当然是来找你,只是你不在,我就只好在这里等你了。”

“找我?做什么。”

“这个嘛……”

       陆意别笑了笑,突然站起身来走进唐门。

TBC

【明唐】君意离别(贰)

HE

陆意别x唐君离

上文链接

我其实想开车。

————————


  陆意别没再闹他,笑了一声后将唐君离脸掰过去面对着他,脸色有些严肃。唐君离见他这样也正了神色

  “为什么。”

  “因为……”明教犹豫了一下才抬头看向唐门,眼里闪烁着真诚(???)的爱意“我对你见……一见钟情了。”

 唐君离:……好假。

  陆意别见唐君离没反应不由得叹了口气,扯了缰绳将马速度放缓,低头靠近唐君离轻声道

  “我在沙漠里走了一天,正准备歇息的时候就看见你了,天上掉下来一匹马,不要白不要。”

  “就这样?”唐君离不知道应该无奈还是发笑。

  “就这样。”明教非常认真的点点头。

  “那接下来呢,劫到马后你要做什么。”唐君离试图将脑袋转过去。

  “放心,”陆意别把他头掰回来。“我不会杀了你的,至于你的武器,等到了城里我就还给你。明教弟子不做缴人武器的事。”

  “……”唐君离总觉得这人最后一句话的可信度不咋地,但他忍了没说。

  手被捆住有些不习惯,唐君离尝试着稍微活动了一下,但这厮绑的是真紧,连点空隙都没有,他也就放弃了。陆意别注意到他的动作,伸手随意一扯,那个结便松了下来,唐君离愣了愣,有些惊奇。

  居然还有这么简单好用的绳缚法?

  唐君离活动了一下手腕,看了眼陆意别,陆意别也看出他的惊奇,笑了笑,装了幅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唐君离知道这是各人有各人的本领,也没再去问,倒是陆意别看他没在追问看起来有些失落。

像没鱼吃的猫。

  唐君离忽然这样想,于是不由得翘了翘嘴角。陆意别看到了,也没去问,只觉得这小唐门估计是个美人。

真想把他面具拆下来啊。

  明教想着舔了舔唇,笑得诡异。

  唐君离忽然觉得脊背一凉。

  两人一马的速度比起之前虽然慢了一些,不过好在在天黑之前还是赶到了边城。陆意别也按照承诺把武器还给了他,只是还给他的时候笑得有些意味不明,唐君离看了只觉鸡皮疙瘩顿起。陆意别却没再纠结,下了马便大步走进城中。

  “再见咯,小唐门。”

  “再见。”

  真是希望再也不见。唐君离觉得今天真是非常倒霉。

  走进城中却又是另一番风景,城里城外仿佛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般,城外狂风呼啸,黄沙滚滚,城内人来人往,面容明媚的女子穿着繁复的衣饰在路边摆摊,热情地向人推销着自己的商品。

  “要买一个吗?”耳边传来女子的声音,唐君离转头去看时那女子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唐君离忽然想起了路上遇到的那个明教。

  那个异域女子卖的是挂毯,织着大漠的风景,唐君离想了想还是伸手去随意拿了张挂毯让她包装,他低头看了一眼,那张挂毯上织的风景很瑰丽,璀璨的星幕下,几盏零星的灯光与星星相映。

  “嘿,又见到你了。”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投射下的阴影遮住了他,声音熟悉。唐君离转身抬头去看,果然是那个明教。

TBC

——————

车总会有的。

【明唐】君意离别

HE
陆意别x唐君离
腹黑攻x美人受
文长短不定,可能会有一点点虐但这是篇正经的HE文。
文笔渣 求轻喷
————————
  风沙携着大漠古老的气息滚滚袭来,在这浩瀚的沙海中有一匹马以极快的速度飞奔着,骑马的人一头黑发束成马尾,一块银制面具遮去半张面容,背上别着一把样式精巧的弩,正是蜀中唐家堡人的装束。
  唐君离再次转头看向后方时只能透过风沙看见模糊的太阳。
天马上就要黑了。
  远方地平线处依稀可见那座古老的城市。
得加快速度了。
  唐君离抬起手臂扬起马鞭而后又重重挥下,马儿略有停顿长啸一声后又以更快的速度奔进风沙中。风沙弥漫使得观察周围的环境都变得困难,为了不让自己迷失在这茫茫沙漠中,唐君离不得不专心地控制着马前行的方向,却忽略了风沙里那猫一般的锐利的视线。
  对于陆意别来说潜藏在风沙里不过是最简单的事,他盯着那个骑马的身影,嘴角微微上翘,拔出腰间别的短刀,足尖点地腾身飞起追上那道身影。
  唐君离隐约听到有衣袂破空的声音,左手扯住缰绳保持身体平衡,空着的右手便去拿千机匣,但手才刚刚转过去就被另一只手紧紧捏住反背在身后,唐君离瞳孔有些放大。
好快。
  脖颈上忽的一凉,唐君离不用低头看也知道那是刀。 真是大意!
  陆意别将唐君离拉着缰绳的手也给擒住,唐君离身体没了掌握因着惯性倒向后方却靠进了陆意别的怀里,陆意别也不在意,只缴了唐君离的千机匣别在了马上后一只手环住唐君离的肩禁锢住他,另一只手便扯住缰绳带着马向那座城市奔去。
  马仍是那个方向,似乎只是多了个人而已……
  个屁!唐君离眉头紧蹙,这种被另一个男人的气息包围的感觉真是非常不好,偏偏那个男人还将头贴在他脸颊边,对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流打在脸上。真是让人非常不爽。
   “你是唐家堡的人?”陆意别见他装束眼熟,问了一句。
   “与你何干?”唐君离听着人不熟练的官话,眉头一扬抬眼不客气的堵回去。
  陆意别自是感觉到他的不爽,暗暗低笑了一声将唇凑到他耳朵边说话,带起的气流全灌进唐君离耳里。
  “自然是问问聘礼该送到哪了。”
  “我可去你妈的吧。”唐君离顿时感觉浑身一激灵,恨不得把所有暗器都甩这人身上。
  “呵呵……”陆意别又笑了一声,偏头在唐君离喉结上咬了一口,声音危险而温柔。
  “你的命可是在我手上呢。”
  “……”唐君离听出了他的威胁,知道自己应该冷静,却还是非常不爽,为了防止自己爆粗口他选择了沉默。
  陆意别也不在意,继续不要脸的说着。“你看,你的命都在我手里了,我总得对你负责是吧。”
   “……”唐君离还是沉默。
  陆意别见他这般,于是用头蹭蹭他脸,“看你肯定是蜀中唐家堡的弟子,要不你就跟我回教中吧,我给唐家堡送聘礼。”
  “……”唐君离有点想打人。
  陆意别见他还是没反应,想起了之前跟中原人学的一个成语。 “我可是对你见色起意了,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上了你。”
  “……”唐君离沉默一会终于开了口 “……那叫一见钟情。”
  “……”这次轮到陆意别沉默了,他像是发泄性的在唐君离下唇上咬了一口。
  唐君离努力控制住炸毛的想法冷静下来,思考着微微偏头看着明教背后别的弯刀开口。

  “不管是见色起意还是一见钟情我都是不信的,我只是个杀手,无权无势,你劫我到底想做什么。”

TBC